告別死記硬背,讓英語成為交流的工具

 啟青資訊

青島英語交流 當前位置:首頁 > 啟青資訊

從不會說英語被嘲笑的華裔小女孩, 到收獲八大藤校錄取書的她, 都經歷了什么?

編輯:啟青時代 更新時間:2017-04-24 點擊量:554次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结果 www.qxxqu.com   她5歲時隨家人移民到美國,父親是中國臺灣人,母親是馬來西亞人。在成長過程中經歷了很多在美國的移民家庭所面臨的困境和美好,以及在試圖融入美國新環境中經受的挑戰。

正是這樣的移民經歷,以及在學習英語的過程中遇到的各種酸甜苦辣,打動了八所藤校以及眾多其他名校的錄取官。

........................................

同時被八大藤校錄取

近日,17歲的美國華裔女孩蕭靖彤(CassandraHsiao)同時獲得八家常春藤學校錄取通知,使她成為備受關注的高中生。

除此之外,斯坦福大學、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西北大學等名校也向她伸出了橄欖枝。蕭靖彤共申請了16所學校,目前已知放榜結果“全壘打”皆獲錄取。


(常春藤盟校(IvyLeague)是由美國的8所綜合大學組成的一個高校聯盟,它們都是美國首屈一指的大學,分別為: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普林斯頓大學、布朗大學、康奈爾大學、賓夕法尼亞大學、達特茅斯學院。在美國,常春藤院校已被作為頂尖名校的代名詞。)

談到自己目前收到的offer,蕭靖彤仍然激動得不行:

我還在消化這個消息。在郵箱打開這些高校發來的郵件時,你可不敢想象會有這樣的驚喜。我看到了一個接一個的“yes”,一個接一個的“congratulations”。這太不真實了!我還沒完全反應過來。我昨天一個人待了一會兒,一直在哭。

這樣一個“開了掛”的女孩,她的人生又是一個怎樣的故事呢?

第一代移民家庭的故事

蕭靖彤5歲時隨家人移民到美國,她的父親是中國臺灣人,母親是馬來西亞人。

蕭靖彤在成長過程中也經歷了很多在美國的移民家庭所面臨的困境和美好,以及在試圖融入美國新環境中經受的挑戰。

英文不是他們家的第一語言,剛到美國時,他們的英語發音不準。
“當自己在家外說一些在家里使用的詞匯時,外面的人會嘲笑我,但這些東西對于我來說是十分正常的?!?br />
不過,“爛英語”絲毫沒有影響她和家人之間的溝通?!霸諼壹依?,我們說話的方式很美。在我家里,我們的話并不‘爛’,而是充滿了感情。我們用詞語建了一座房子……這房子有點歪,有點雜亂無章,但這是我們的家?!?br />
對于自己的亞裔身份,蕭靖彤表示,臺灣和馬來西亞始終是自己身體中的一部分,她為自己的亞裔身份自豪。

我很想念馬來西亞,很想念我的祖國。從小我就喜歡放風箏、逛市場、放爆竹。在我牙牙學語的時候,我說的是一種夾雜著漢語、馬來語和英語的語言。

而蕭靖彤正是把這樣的移民經歷,以及在學習英語的過程中遇到的各種酸甜苦辣,寫進了大學申請文書。文章描繪了新移民的特性,細節真實、情節感人,打動了八所藤校以及眾多其他名校的錄取官。

以下是文書原文:

Inourhouse,EnglishisnotEnglish.Notinthephoneticsense,likeshortaisforapple,butratherinthepronunciation–inourhouse,snakeissnack.Wordsdonotrolloffourtonguescorrectly–yetI,whowaspulledoutofclasstomeetwithlanguagespecialists,andmymotherfromMalaysia,whopronouncesfilmasflim,understandeachotherperfectly.

在我們家,英語不是英語,這不是從語音學意義上來說的(比如a代表apple),而是指發音上的。在我們家,“snake”(蛇)會被讀成“snack”(小吃)。我們無法讓英語單詞正確地脫口而出。我在班里常被揪出來讓語言專家糾正發音。我那來自馬來西亞的媽媽,總是把“film”說成“flim”。但是我們完全能聽得懂對方。

Inourhouse,thereisnodifferencebetweencastandcash,whichwaswhyatachurchretreat,peoplemadefunofmefor“cashingoutdemons.”

在我們家,“cast”(拋擲)和“cash”(現金)沒有分別,這就是為什么在教會退休會,人們常常取笑我說的“cashingoutdemons”(本應為“castingoutdemons”,趕鬼)。

IdidnotrealizetheglaringdifferencebetweenthetwoEnglishesuntilmyteachercorrectedmypronunciationsofhammock,ladle,andsiphon.

ClassmateslaughedbecauseIpronounceacceptasexcept,successassussess.IwasintheCreativeWritingconservatory,andyetwordsfailedmewhenIneededthemmost.

我一直沒有意識到這兩個英語單詞之間的差異,直到老師糾正了我的hammock、ladle、和siphon的發音,才恍然大悟。同學們笑我,因為我將accept(接受)讀成except(除外),將success讀成sussess。盡管我參加了創意寫作,但常常詞不達意。

Suddenly,understandingflowerisflourwasn’tenough.IrejectedtheEnglishthathadneverseemedbrokenbefore,alanguagethathadraisedmeandtaughtmeeverythingIknew.Everybodyelse’sparentsspokewithaccentssmartingofPh.D.sanduniversityteachingpositions.Sowhycouldn’tmine?

突然,我明白了,只懂得“flower”和“flour”發音相同是不夠的。我開始逐漸擺脫那些伴隨著我長大的、教會了我一切的英語,既然其他人的父母都能說一口博士、大學教授般的流利英語,為什么我的父母不能呢?

Mymotherspreadhersunbakedhandsandsaid,“ThisiswhereIcamefrom,”spinningatalewiththeEnglishshehadtaughtherself.

我的母親攤開她那雙飽經日曬的雙手說:“我就是從這兒來的”,接著用自學的英語講了一個故事。

WhenmymothermovedfromhervillagetoatowninMalaysia,shehadtolearnabrandnewlanguageinmiddleschool:English.Inatimewhenhumiliationwasencouraged,mymotherwasdefenselessagainstthecruelwordsspewingfromtheteacher,whocriticizedherpaperinfrontoftheclass.Whenshebegantocry,theclasspresidentstoodupandsaid,“That’senough.”

當我母親還在馬來西亞的時候,她從一個小村莊搬到了城鎮,在讀初中的她不得不學一門全新的語言:英語。當時很多人以羞辱別人為樂,她只能無力地忍受著老師當著全班的面,用殘酷的語言批評她的作文。當她開始哭泣時,班長站起來說“夠了”。

“Belikethatclasspresident,”mymothersaidwithtearsinhereyes.Theclasspresidenttookherunderherwingandpatientlymendedmymother’sstrandsoflanguage.“Shestoodupfortheweakandusedherwordstofightback.”

媽媽含著淚說:“要像那個班長一樣”。班長處處護著她,還耐心糾正她的語言?!八跽咄ι磯?,用自己的語言反抗?!?br />
蕭靖彤和媽媽

Wewerebothcryingnow.MymotheraskedmetoteachherproperEnglishsooldwhiteladiesatTargetwouldn’tlaughatherpronunciation.Ithasnotbeeneasy.ThereisameasureofguiltwhenIsewherletterstogether.Longvowels,doubleconsonants—Iamstilllearningmyself.SometimesIletthebrokennessslidetospareherpridebutperhapsIhavehurthermoretosparemine.

我們母女兩都哭了。母親要我教她正確的英語,這樣Target商場的白人老太太就不會嘲笑她的發音了。這并不容易。當我把她的話拼綴在一起時,會有一種歉疚感。長元音、雙輔音,其實這些我自己也仍在學習。有時,她說得不好,我也裝作不知道,以免挫敗她的自尊心,但這樣反而讓她受到了更多傷害。

Asmymother’svocabularybegantogrow,ImendedmyownEnglish.Throughperformingpoetryinfrontof3000atmyschool’sSeasonFinaleevent,interviewingpeoplefromallwalksoflife,andwritingstoriesforthestage,Istandagainstignoranceandbecomeavoiceforthehomeless,therefugees,theignored.

隨著媽媽英語詞匯量不斷增加,我的英語也在不斷進步。我在學校期末活動中在3000多人面前朗誦詩歌,還采訪了各界人士、寫舞臺劇,我以此挺身對抗無知,為無家可歸者、難民和弱勢群體發聲。

WithmywordsIfightagainstjeerspeltedatanoldAsianstreetperformeronaNewYorksubway.Mymother’seyesarereflectedinunderprivilegedESLchildrenwhohavesomanystoriestotellbutdonotknowhow.Ifillthemwithwordsastheytakeneedleandthreadtomakeatapestry.

我用自己的語言回擊那些嘲笑紐約地鐵里賣藝的亞裔老人的聲音。從那些弱勢的、母語非英語的孩子們身上,我仿佛看見了自己的母親。他們有很多故事要講,卻不知道如何去講。我教他們說英語,同時,他們能夠自己穿針引線把故事編織出來。

Inourhouse,thereisbeautyinthewaywespeaktoeachother.Inourhouse,languageisnotbrokenbutratherburstingwithemotion.Wehavebuiltahouseoutofwords.Therearefriendlysnakesinthecupboardandsnacksinthetank.Itisacrookedhouse.Itisalittlemessy.Butthisiswherewehavemadeourhome.

在我的家里,家人之間說話的方式自有其美好之處。在我的家里,我們的語言與其說是“破碎的”,不如說是滿溢著感情。我們用自己的語言搭建起一座房子。在這個房子里,壁櫥里有不傷人的“snake”,水池里卻有“snack”。這個家有些另類,有些亂,但正因如此,這才是我們的家。


語言中有非常強大的力量

在日常學習中,她也是個實打實的大學霸!蕭靖彤目前就讀于橙縣藝術學校(OrangeCountySchooloftheArts),她的GPA高達4.67,SAT成績更是高達1540。

成績優異的蕭靖彤在社會實踐方面也是非?;鈐?。她目前是??鬧鞅?,還曾擔任《洛杉磯時報》高中特約記者,采訪過摩根·弗里曼、愛瑪·沃森、克里斯·埃文斯等明星。蕭靖彤是漫威的忠實粉絲,她目前的一大愿望是將“復仇者聯盟”的群星采訪個遍!

蕭靖彤說:“我試圖利用我這一天的每一分鐘!”她會盡可能地在課堂上或利用零碎時間完成作業,而多出的時間就能讓自己做更多有興趣或有意義的事情。

她說:“無論是在課間休息或等公車的時候,我們手上的時間,都比自己相信的要多出很多?!比綣頤遣惶諞庾約夯ㄔ諫鈧姓餉懇惶斕氖奔?,那么時間就會悄悄地從我們身邊溜走。

現年17歲的她已經是一名成功的劇作家、詩人和記者。她為敘利亞難民寫過詩,采訪過摩根·弗里曼和克里斯·埃文斯等好萊塢明星。她的作品刊發在許多刊物上,她本人還獲得過一些獎項。

蕭靖彤說:“語言中有非常強大的力量?!?br />
“身份認同感和歸屬感是最能讓人產生共鳴的東西。我想和他人分享我家庭生活的一個側面,我和母親的感情和我們倆的經歷?!?br />
說到自己的母親,蕭靖彤飽含深情:

我母親是我的榜樣,她讓我腳踏實地,她激勵我不光要有夢想,還要采取實際行動讓夢想成真。我愛她對生活的熱情、她的勇敢、她的悲憫和她的誠實。

  • 上一篇:會員在英語交流園地每周定時參加活動
  • 下一篇:已經沒有了
  • TOP